杞人忧天

| 随笔 | 暂无评论

我经常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儿,从小就是。

比如,在我还没上学的候经常会想,如果这世界上什么都没有会是什么样子呢?是一片黑?还是一片白?如果是的话,那么黑和白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这个问题伤透了我的脑筋,那时候我问过当时我认为有见识或者有主见的人,大部分都懒的鸟我,后来我的一个发小给了我一个满意的答案,其实我当时仅得到过这一个答案。他说,如果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的话,首先,所有的人就没了,我没了,你也没了,你没了,思维也就没了,思维都没了,你还想个屁啊!?…

我好像永远也不能这么洒脱。

后来我还是时不时一个人发呆的时候想这个问题。